?

“刻章救妻”案當事人妻子去世:不要學我做違

2017-03-13 17:14 來源:未知
  

原標題:獨家對話丨“刻章救妻”案當事人妻子去世,談為給妻子治病犯法

5月17日,“刻章救妻”者廖丹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由于尿毒癥,妻子杜金領各個功能衰竭,因心肌梗死已于前一天去世。

廖丹和妻子杜金領均已下崗,靠低保維生。2007年,杜金領被查出患尿毒癥。家里的積蓄很快花光,并負債累累。因沒錢給妻子治病,廖丹找人私刻了醫院收費章,以免去高額的尿毒癥透析費。他的行為一路暢通,四年沒被發現。到事發時,涉案金額高達17.2萬余元。

2012年7月11日,廖丹涉嫌詐騙罪在北京東城法院受審。當年12月7日,東城法院以詐騙罪判處廖丹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并處罰金3000元。

廖丹“刻章救妻”一事經媒體報道后,獲得許多好心人的捐款,善款共籌得50萬元,由相關基金會負責管理,善款用于杜金領看病使用。

廖丹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目前50萬善款還剩近4萬元,將用于給妻子處理后事。目前杜金領家人已來到北京,尸體火化后,將被帶回妻子老家河北省進行安葬。

獨家對話

5月17日,“刻章救妻”者廖丹告訴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妻子杜金領已于前一天去世。談到已經離去的妻子,廖丹長嘆了口氣:“她一病就是近10年,這一下子走了,我心里空落落的。”

  ▲“刻章救妻”者廖丹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刻章救妻”者廖丹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杜金領因心肌梗死去世

重案組37號(微信ID:zhonganzu37)探員(以下簡稱探員):杜金領是在哪里去世的,因為什么原因去世?

廖丹:我愛人16號在醫院搶救了40多分鐘,但是也沒有被救過來。尿毒癥讓她身體的各功能衰竭,最后的死因是心肌梗死。

探員:在她去世前,有什么征兆嗎?

廖丹:去世前,她每周二、周五去醫院透析兩次,上周五(13日)那天透析完我帶著她在外面吃了頓飯,吃完飯回家她說有點暈,我告訴她那你好好躺會,結果躺到夜里我發現她大便失禁了。剛開始是清醒的,我叫她,她還答應,結果4個小時后,怎么叫她都醒不了了。

探員:在家里昏迷后,馬上去了醫院嗎?

廖丹:我趕快找來一個當大夫的街坊,街坊看了眼讓趕快送到醫院去,送到醫院去之后,醫生就告訴我,讓我有一個思想準備,這次有點夠嗆。

探員:那天透析完回家,她說有點暈,你當時有過壞的打算嗎?

廖丹:沒有,因為每次透析完,她都會有點不舒服,但休息一會就好了。

想換腎未等到合適腎源

探員:妻子過世的消息告訴其他家人了嗎?

廖丹:妻子那邊的家屬都知道了,也都趕來北京了,看她最后一眼,遺體現在在太平間,會在今天早上火化完送她回河北老家。

探員:妻子去世前有留下什么遺囑嗎?

廖丹:挺突然的,我們都沒有準備,去世前妻子什么都沒說。前段時間她住了次醫院,我還帶著孩子去看她,我們倆還開玩笑,她跟我說“你死了我都死不了”,我當時笑著跟她說,那挺好。

探員:之前咱們還有一個換腎的打算,后來成功換腎了嗎?

廖丹:一直在做著換腎的準備,但是始終沒有等到合適的腎源,就拿著好心人的捐款給她維持透析。

探員:這幾年都怎么送妻子去醫院做透析?

廖丹:之前都是騎三輪摩托車送愛人去透析,12年的時候車子被偷了,里面有給孩子買的禮物、妻子的藥還有手機,到現在車子也沒有找回來。妻子透析在友誼醫院,我們家住在靠近通州的地方,距離很遠。后來車丟了就借鄰居的車把她送到醫院。

不要像我一樣做違法的事

探員:在你妻子去世前,她的醫保問題解決了嗎?

廖丹:沒有解決,妻子沒有北京戶口,也沒有回河北老家。

探員:若此事當時沒有引起這么大的關注,你覺得現在是一個什么情景?

廖丹:沒有大家關注的話,可能就只能聽天由命了,向親戚朋友去借錢給她看病,但是即使借錢,也要給她治病。

探員:對其他類似情況的患者家庭,你有什么想說的?

廖丹:我刻章這是一件違法的事情,像我們一樣的家庭,不要像我一樣做這種違法的事,需要幫助的時候,可以找街道辦事處、婦聯等機構尋求幫助。

探員:妻子生前,因為照顧她,也因為你的身體不太允許,你沒有去工作,妻子去世后你會找一份工作嗎?

廖丹:妻子生前,我們一家三口每個月有2700元的低保,因為妻子已經過世,從下個月開始,她的那部分低保就不再發放。我和孩子會有大概2000元左右的低保,為了供孩子念書,看到時的身體情況,身體情況允許的條件下,我可能會在家附近找一份工作,像看門之類的。

探員:你現在還處于緩刑期,法院宣判后的這段日子,身邊人對你持有有色眼鏡嗎?

廖丹:真的要感謝政府,根據我們家里的實際情況,政府也比較同情我們,刻章的時候,也沒想過這是犯法的一件事,身邊人都知道我是為了給妻子治病犯的法,對我們一家人都很好,能幫的時候就幫我一把。

剩余善款將用于妻子后事

探員:當年籌得的50萬元善款,現在使用情況如何?

廖丹:善款都放在基金會里,每月看病的時候,我們先自己墊錢,然后找基金會報銷,據了解現在善款還剩下3萬7千多元左右,剩下的錢準備給愛人做喪葬費。

探員:這幾年,你們兩個人還出去打工嗎?生活有改善嗎?

廖丹:有了大家善款的支持后,生活比原來好一些,每個月靠最低生活保障維持生活,原來愛人還能做一些手工活補貼家用,最近1、2年,越來越不舒服,就沒有再做了,現在家里還剩一些當時愛人做的包。我有糖尿病,后來走路腳也不太舒服,沒有做其他工作,就主要在家里照顧她了。

探員:妻子當年是怎么得知你刻章騙醫療費救她的事情的?知道這件事情后,她感動嗎?

廖丹:知道刻章這件事,是警察調查的事后得知的,對她來說談不上什么感動不感動,我們在家里也聊起過這件事,還是很感激媒體的幫助。

探員:愛人去世時,孩子在身邊嗎?

廖丹:兒子現在上高一,愛人走的時候孩子正在軍訓,16號的時候把孩子從基地接了回來,孩子一下子還不太能接受,吃不下飯,也不太搭理我,孩子很懂事,之前放學,回家的時候能幫一點就幫一點。

探員:愛人已經過世,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廖丹:平時就是我跟愛人兩個人在家,妻子一下子走了心里空落落的。愛人的病,一病就將近10年了,我們兩口子談不上什么容易不容易,再沒錢的時候,再困難的時候也沒想過離婚,就是有一分錢也想著給她治病。以后無論多么辛苦,也要供孩子上學。

案情回溯 “刻章救妻”的罪與罰

雙雙下崗后 妻子患尿毒癥

1997年,經人介紹,26歲的廖丹結識了比他小兩歲、在工廠當焊工的河北人杜金領。1998年兩人成婚,兩年后兒子出生。之后,夫妻倆的單位先后倒閉,只能到處打零工,去街道辦了低保。

2007年前后,在一家美容院上班的杜金領被查出患了尿毒癥,而且很嚴重。

透析,是當時唯一的治療方法。杜金領每周要透析多次,每次420元,每月醫藥費就超過5000元。讓這個并沒多少積蓄的家庭很快陷入更艱難的困境。

2007年6月30日,杜金領在北京醫院住院開始治療。

二十多天后,廖丹花光全部積蓄,只能帶著妻子出院。醫生不停囑咐,每周必須到醫院做兩次透析,“不然就沒救了”。

廖丹曾去街道辦希望給妻子辦醫保報銷,但因為“愛人不是北京戶口”,不能享受北京市民醫保待遇。辦北京戶口,條件同樣不符合。

廖丹也想過讓妻子回河北老家報銷醫療費,但“太麻煩了,妻子的身體也經不起來回折騰”。于是,他們決定自費透析。

  ▲廖丹與妻子杜金領。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廖丹與妻子杜金領。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花光積蓄 刻假章騙取治療

“錢都借遍了??既思醫枰煌蛄酵?,后來再借時,說起我媳婦這病,人家說‘兄弟,之前借的錢甭提了,今后您也別來了,這病,沒救。’”廖丹決定豁出去了。

廖丹發現,自己每次到醫院交錢時,收費室在收費單上蓋章后,再讓他拿著收費單送到透析科室,兩個科室不直接溝通。

2007年11月份,廖丹通過路邊刻假章的“小廣告”,找人刻了北京醫院的收費章,自己在收費單上蓋上“章”,然后將收費單交到透析科。

“第一次,我真怕,擔心被發現。沒想到護士瞅了一下就收起來了。”蒙過去的廖丹,隨后一次次“懸著心”去偽造收費單。

杜金領也曾納悶,丈夫是哪里來的治病錢?“每次問,他都說你別管了。我問多了,他還跟我翻臉說他有辦法。”杜金領生前曾回憶稱。

2011年9月,北京醫院升級收費系統,透析科室負責人發現,杜金領一直在透析治療,但收費系統里卻缺少51次繳費記錄,而患者交來的49張收費單均系偽造,涉及費用17萬余元。醫院報了警。

  ▲為給妻子治病,廖丹用完了所有積蓄。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為給妻子治病,廖丹用完了所有積蓄。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被判緩刑 獲捐50萬元善款

2012年2月21日,廖丹再次陪著妻子去北京醫院透析時,看到走過來的警察,他知道“這一天還是來了”。

次日,廖丹被刑拘。

廖丹被刑拘后,沒有人可以帶杜金領去透析。她好幾次病危,鄰居幫忙叫了救護車,她才死里逃生。

同年3月8日,廖丹取保候審。

2012年12月7日,東城法院對此案進行了宣判,以詐騙罪判處廖丹有期徒刑3年,緩刑4年,并處罰金3000元。

廖丹私刻醫院收費章救妻的故事經媒體報道后,感動了許多網友。無數好心人的善款累計達50萬元,這50萬元將用于杜金領之后的治療及換腎使用。

  ▲“刻章救妻”者廖丹受審。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刻章救妻”者廖丹受審。 新京報記者 王貴彬 攝

新京報記者李馨 實習生張芮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私刻公章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