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企業印章的法律風險及管理

2017-06-15 10:18 來源:未知
  

印章是自然人、法人和其他組織意思表示外化的體現,具有法定公信力,其對權利人的重要性不言而喻。1979年9月,國務院出臺《關于國家行政機關和企業、事業單位印章的規定》明確企業等各類單位印發、文體、管理和繳銷印章的法定要求。其后,國家行政機關、司法機關和各類大型國有企業紛紛制定內部印章管理規定,切實防范單位用章法律風險。然而截至今日,仍有許多企業對印章管理的關注度不夠,一直沿用著粗放式的印章管理流程,對于其中潛在的法律風險渾然不知。這非常危險,實踐中已經出現的企業因印章被不正當使用后承擔無妄之災的大量案例,警示企業家們必須要注意該等事項。事實上,企業的“三章”--公章、合同章、財務章在開展業務時經常使用,印章管理的好壞直接體現了公司內部控制的水準。因而,企業內部管理應當從印章開始。   
一、企業印章外借的法律風險及管理   
(一)內部人員借用印章   部分企業在辦理銷售業務時,為方便外出開展業務的銷售人員使用公章,往往允許公章外借使用。在公章外借的過程中,失去了對公章的有效監管,銷售人員可能利用加蓋公章牟取不正當利益,給企業帶來了法律風險。   案例:王飛曾任華科公司銷售部經理,離職后曾依據市場人員年度銷售任務書多次要求華科公司支付20萬元銷售提成?;乒救銜?,為方便聯系業務,銷售人員長期持有公章,市場人員年度銷售任務書是王飛偽造的,不同意支付20萬元的銷售提成。雙方發生糾紛,對簿公堂。法院審理后認為,華科公司并未提供充分證據證明市場人員年度銷售任務書上的公章系偽造,故法院判令其向王飛支付銷售提成20萬元。   
(二)外部人員借用印章   外部人員借用印章,常見于建設工程、裝飾裝潢、專業設備制造等領域。這些行業的進入均有門檻,需要當事人具備一定的資質才能對外發生業務。然而在收取管理費、分成費等利益的誘惑下,許多具備資質的合法企業都會向第三方出借印章,也因此帶來了潛在的法律風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四條:“個人借用單位的業務介紹信、合同專用章或者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以出借單位名義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歸個人占有、使用、處分或者進行其他犯罪活動,給對方造成經濟損失構成犯罪的,除依法追究借用人的刑事責任外,出借業務介紹信、合同專用章或者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的單位,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有證據證明被害人明知簽訂合同對方當事人是借用行為,仍與之簽訂合同的除外。”據此,單位出借合同專用章等印章,除受害人明知的情形外,是需要對外承擔賠償責任的。
案例:2010年6月,陳家林持兩份家居裝飾工程合同書到中強公司簽訂合同,合同約定工程發包人為程洪峰,承包人是中強公司,工程總價款280000元。中強公司在合同書中發包人位置蓋上公司印章后交給陳家林,陳家林在中強公司印章中簽上自己名字交給程洪峰,程洪峰在合同書發包人位置上簽了名。2010年7月10日,程洪峰持合同書向南京銀行雞鳴寺支行申請貸款200000元直接匯入中強公司賬戶。2010年7月21日,陳家林到中強公司取現金20000元,余款180000元通過支票轉賬到南京嘉建電子有限公司賬戶,并當場手書收條稱:“今收到中強裝飾轉賬支票一張,金額壹拾捌萬元整,支票號06214932,現金貳萬元整。”因中強公司至今沒有進行房屋裝修,程洪峰要求中強公司返還裝修款200000元并支付利息。法院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四條 規定要求中強公司承擔責任。管理措施:為了避免法律風險,企業應盡量少讓公章“外出”,外簽合同可返回公司蓋章。如確實因為業務需要外借公章,企業也要多長個“心眼”,做好印章使用的審批、以及使用、回收登記,做到次次使用次次登記,登記事項明確,使用完畢立刻交還。同時可以安排兩名以上員工共同使用,以避免產生法律風險。更為重要的是,在出借印章時,應明確(最好以書面形式)出借用途,并告知交易對方。   
二、出具預蓋公章文件的法律風險及管理   前面援引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四條 已經提及,出借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單位是需要承擔賠償責任的。實踐中,由于簽訂合同的雙方地點遙遠或簽約時間無法協調,會出現一方在書面合同上簽章后郵寄至對方處等待簽字;甚至出于對對方的信任,向對方出具蓋章的空白紙張,此時便蘊含了企業不可控制的風險。一旦企業與其產生糾紛,這些預蓋公章的空白紙就會被他人惡意利用。而且進入法律程序后,如果企業不能舉出有力的證據反駁,承擔不利后果的風險非常大,甚至直接導致企業敗訴。
案例:劉某經營著一家企業多年,近日,他收到一張法院傳票。原來,劉某曾為方便結算,將一張蓋有公章的白紙交給供貨商。供貨商在這張白紙上打了一份結算單,多算了15萬元貨款。法院認為,由于印章是真實的,先蓋章還是先打印文字并不影響結算單的法律效力,劉某應該支付15萬元貨款。管理措施:企業對預蓋有企業公章的空白紙張、空白介紹信要嚴加管理,提供上述空白材料時,應在材料上寫明用途,待審閱后再蓋章。對申請蓋章的材料要本著審慎的態度予以審核,樹立“蓋章謹慎,減少風險”的意識,促進企業良性健康發展。同樣,在出具預蓋公章的文件時,應明確(最好以書面形式)用途,并告知交易對方。   
三、企業印章內部管理中的法律風險及管理   
(一)管理制度不健全的法律風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第五條 規定,行為人私刻單位公章或者擅自使用單位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以簽訂經濟合同的方法進行的犯罪行為,單位有明顯過錯,且該過錯行為與被害人的經濟損失之間具有因果關系的,單位對該犯罪行為所造成的經濟損失,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據此,企業如果未建立有效、周全的管理制度,導致印章被隨意使用,很有可能被認定為存在過錯而被要求對外承擔賠償責任?!?br /> 案例:崔紹先系深圳機場公司的董事、總經理,在本案發生期間主持深圳機場公司的日常工作。崔紹先伙同張玉明、李振海等人為償還騙取的其他商業銀行的到期貸款,親自與興業銀行廣州分行人員商談貸款事宜,提供虛假文件和偽造的董事會決議,指使李振海以私刻的公章代表深圳機場公司簽訂授信合同和貸款合同,并在其后親自使用私刻的公章與興業銀行廣州分行簽訂了借新還舊的貸款合同,使興業銀行廣州分行誤以為崔紹先是在履行職務行為,貸款系深圳機場公司所為,從而造成 2.25億元騙貸最終得逞。上述情形之所以能夠發生,崔紹先利用其特殊的身份參與騙貸活動固然系主要原因,但也與深圳機場公司規章制度不健全、用人失察、對公司高級管理人員監管不力密不可分,故深圳機場公司在本案中具有明顯過錯,應依法對興業銀行廣州分行的損失承擔主要的賠償責任。   
(二)未向解聘人員收回印章的法律風險,根據最高人民法院的規定,單位聘用的人員被解聘后,或者受單位委托保管公章的人員被解除委托后,單位未及時收回其公章,行為人擅自利用保留的原單位公章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占為己有構成犯罪,如給被害人造成經濟損失的,單位應當承擔賠償責任。企業在解聘高級管理人員或印章保管人員時,必須采取有效措施收回公章。管理措施:一般而言,企業均將公章、合同章交由行政部門管理,財務專用章均由財務部門管理。而對于印章如何使用,企業一定要效仿國家行政機關或大型國有企業,制定詳實的、可追溯的管理制度。特別是,對于高級管理人員和管理印章的職工,企業更應當在制度明確其使用流程,以及解除或終止勞動合同時印章的回收體系。否則,這類糾紛將會經常出現。
四、重大變動期間印章的法律風險及管理
(一)廢置印章管理的法律風險   
企業名稱的變更并不影響變更后的公司承擔原公司的債務,蓋有原企業名稱印章的文件對變更后的公司依然具有法律效力。案例:農康公司于2009年9月變更名稱為興業公司,其原有的印章由興業公司保管。2011年5月,聯盛公司將興業公司訴至法院,要求興業公司支付貨款11萬元,并向法庭提交2009年11月簽訂的買賣合同一份,合同上加蓋的是農康公司的合同專用章。法院審理查明后,認為興業公司應當對名稱、印章變更前的農康公司對外債務或法律義務承擔法律責任,判令興業公司支付貨款11萬元。   
(二)企業內部重大變更時印章收回的風險   
在企業出現外部人承包期限屆滿、合并、分立等重大事項期間,由于管理權的更迭與人員的重大變化,極易滋生印章使用的法律風險。此時,如果企業預先設定詳實的印章回收及責任制度,可免于承擔不必要的法律責任。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在審理經濟糾紛案件中涉及經濟犯罪嫌疑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六條,企業承包、租賃經營合同期滿后,企業按規定辦理了企業法定代表人的變更登記,而企業法人未采取有效措施收回其公章、業務介紹信、蓋有公章的空白合同書,或者沒有及時采取措施通知相對人,致原企業承包人、租賃人得以用原承包、租賃企業的名義簽訂經濟合同,騙取財物占為己有構成犯罪的,該企業對被害人的經濟損失,依法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司法解釋的要求很明確,企業應當采取有效措施收回印章等文件或通知相對人,否則將承??贍艿木門獬ピ鶉?。   
管理措施:對原企業名稱印章應當妥善保管,可以明確保管人,必要時可以對該印章進行銷毀并登記備案,以降低法律風險。如果企業發生重大變動的,必須預先制定切實有效的回收印章方案,并向承包方和負有職責的管理人員發出通知。同時,企業還應當通過當地有影響力的報紙或網站披露相關情況,并告知企業的重要債權人、債務人等重要關系人。

文章來源://www.jevsw.com/yzcs/211.html
 


?